梅州网-新闻-梅州-论坛-博客-民生-社会-政务-客家-客商-旅游-图片-摄影-专题-副刊-打折-品牌商家-百业信息-人才求职-新闻评论-统一登录

朱子干:不该遗忘的烈士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5-07-04 10:50:08   来源: 梅州日报

 


年轻时的朱子干

  ●廖睦安 刘满红 郑璐滢

  人物简介

  朱子干(1894-1931),梅县城东镇石下村人,家名朱长宁,地下党代号阿丑。1925年任梅县屐业工会执委,1926年任梅县总工会委员,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中共梅县县委组织部长,东江革命委员会七位主席团成员(毛泽东、朱德、古大存、刘光夏、朱子干、陈魁亚、陈海云)、东江苏维埃政府执委和东江苏维埃巡视员等职,是当时广东省东江苏区地下党重要领导人之一。1931年1月,由于省委交通员莫叔葆被捕叛变,设在香港的中共中央南方局、省委及其所属机关先后被破坏,朱子干就是这一年被捕,在广州被杀害时年仅37岁。

  家和店铺成为联络据点

  朱子干是梅县城东镇石下村朱屋“其顺楼”人,幼年丧父,与母亲谢锦秀相依为命。为了生活,他14岁那年便随亲戚到南洋学做皮鞋和木屐。20岁返回家乡从事木屐生意,并加入屐业工会组织。23岁娶张氏为妻,先后生下一女一子——长女朱开云和儿子朱荣发。在女儿5岁时,张氏因病去世,留下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为了带好两个孩子,他在29岁那年续娶20岁的饶高平为妻。

  这时的朱子干已参加了我党的地下组织。那时梅县地下党人有杨雪如、杨广存、李啸、林一青和梁英夫妇,他们常到朱子干家开秘密会议,他家成了当时地下党组织的联络点。他们开会时,饶高平就坐在大门口佯装做针线活,为他们放哨;白天又佯装上山割公式萁,为地下党送情报。

  1925年间,朱子干任梅县屐业工会执委。为了便于在梅城活动,他和妻子及杨雪如等人商议,卖掉了两亩地在梅城南门买下一间店铺,以开设卖屐商店为名,用作地下党在梅城的联络据点。

  活跃在九龙嶂八乡山武装斗争中

  1927年4月,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广州也发生了“四·一五”大屠杀,而梅县国民党右派势力亦步亦趋,四处张贴反共标语和组织示威游行,胁迫县长下令逮捕共产党人。一时之间,梅城街头的人群惊恐万分,恐怖阴云密布。

  5月12日,梅县工人在中共梅县武装斗争委员领导下,继4月29日海陆丰农民举行暴动,建立了海陆丰人民政府之后,举行了“五·一二”暴动,占领了县城。那时,梅城红旗招展,铁臂蔽空,人们欢天喜地,欢呼梅县在共产党领导下建立了第一个人民政权。然而,由于反动军队的镇压,当时的梅县人民政府仅维持了一周便告结束。这次工人暴动虽然遭到了失败,但已在人民心中亮起一盏不灭的明灯,为后来建立苏维埃政权积累了初步经验。因此,七天的政权并非是昙花,而是报春花、迎春花。朱子干在1928年6月至1929年11月期间,先后担任中共梅县县委组织部长和县委委员的职务,活跃在以梅丰边的九龙嶂和八乡山为根据地的武装斗争中。1929年10月,当红四军进入东江时,建立了东江革命委员会,主席团成员由毛泽东、朱德、古大存、刘光夏、朱子干、陈魁亚、陈海云组成,并发布了《土地政纲》。由此,东江县区乡红色政权由西北(八乡山周围)以至西南,迅速发展,打土豪分田地的伟大斗争,蓬勃展开。那时“红旗展东江,山青水更长”,“斧头劈出新世界,镰刀割断旧乾坤”。

  革命被镇压丈夫下落不明

  就在那时,国民党政府为了镇压工农革命,捉拿地下党的负责人,到处张贴通缉令和悬赏布告:“凡捉拿朱子干者,可赏光洋伍百块”。于是,一时间白色恐怖笼罩着整个石下村。

  为了保全性命,饶高平只好东躲西藏,而且被人嘲骂是“产党嫲”。由于抓不到朱子干夫妻,国民党当局恼羞成怒,即令警察局和当地乡公所派出警力,气势汹汹地将朱屋和“其顺楼”包围,搜查毫无收获,一怒之下,放火将“其顺楼”后面一座“熏风楼”(又叫笛月楼)烧毁了一半。由于国民党追杀得紧,不仅使朱子干的家人有家不能归,而且自此后朱子干也与家人失去联系。

  后来听到传闻说朱子干在广州被杀害,是真是假?生死不明。可怜与朱子干一起生活不到4年的妻子饶高平,面对上有老家娘、下有两个孩子的家,悲痛至极。“孤守空房盼夫归”,那时她想到过死,一了百了,可想到身边还有两个丈夫的血脉,若死了如何对得起丈夫啊!于是,饶高平暗下决心,无论如何得活下去,要坚定丈夫的信念,相信共产党定能战胜国民党。

  终于拨开云雾见天日

  果然,1949年10月,饶高平听到了天大的喜讯,说是共产党解放了中国。她欣喜若狂,多么渴望丈夫回来共享胜利、安享太平。可是,直至1951年春节,她等来的却是人民政府派来慰问朱子干烈士家属的同志,等来的却是一张由梅县人民政府颁发的烈士慰问卡。

  孰料,1962年春节,有村干部来说:“长宁姆,接上级通知,想了解你丈夫烈士有无证明人,如没有,今后则不再享受烈士家属的优抚了,如能找到两个证明人,以后还可以恢复烈士家属身份,享受优抚待遇。”饶高平听了顿觉晴天霹雳:离开几十年的人了,到哪里去找两个证明人?过去接触过的地下党人杨雪如、杨广存、林一青等都被国民党杀害了,至于其他人她全都不认识。

  直至1987年初,梅县县委党史办主任余光旋突然登门拜访朱家。当他见到朱子干的妻子还健在,还有朱子干留下的血脉时,喜出望外。他说:“他寻找历史上地下党负责人已多时了,这次因落实朱子旋(注:也是地下党人)的政策时,发现朱子旋的入党介绍人就是朱子干。”他说,此前为搜集梅县大革命时期的地下党斗争史,还到广州拜访过省教育局的老前辈张晓光同志(在大革命时期曾任蕉平梅的县委书记),当向他了解朱子干的情况时,张老说:“朱子干是我的上司,是梅县人,工人出身,为人忠厚老实,他当时是东江革命委员会七位主席团成员之一。可以肯定,他不会叛党的。但对他后来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被国民党杀害,就不了解了……”同时,余光旋还安慰饶高平,要她老人家放心,像朱子干老前辈在大革命时就是如此重要的领导人,组织上会尽力把问题弄清楚的。

  当天饶高平还将保存了多年的朱子干相片、1925年加入屐业工会组织任执委的名片和解放初期梅县地委、梅县县委联名印发的“光荣烈士之家”慰问卡交给了余光旋,作为她丈夫当年参加地下党工作和解放后人民政府授予朱子干烈士的历史见证。后来余光旋又提供了在1925-1928年大革命时期梅县地下组织、梅县总工会组织的沿革资料。同年饶高平的裔孙又走访了梅州市委党史办,得到了党史办主任廖金龙的热情接待,并获赠一本《八乡山红旗》,里面详实记载了朱子干在1929年10月,红四军进入东江时,成立了东江革命委员会,主席团成员有毛泽东、朱德、古大存、刘光夏、朱子干、陈魁亚、陈海云七人的任职史料。这时,饶高平才知道丈夫是地下党的重要人物。

  但由于几十年来找不到丈夫的下落,找不到证明人,饶高平身心受到刺激而忧郁成疾,于1993年3月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享年88岁。临终时她还把子孙叫到床前,叮嘱要将恢复阿公烈士的事情搞清楚,不能让阿公的鲜血白流。

  英魂归故土万古流芳

  朱子干的裔孙们牢记着阿婆的嘱托,经过多年的周折,直到2012年初,朱子干的长孙、在中科院南京土壤研究所任研究员的朱其清找到了一本《广州文史资料存稿选编》,里面详实记载了朱子干在广州被捕的史实:1931年1月,由于省委交通员莫叔葆被捕叛变,设在香港的中共中央南方局、省委及其所属机关先后被破坏,被捕人员有中共广东省委委员江惠芳,南方局委员、宣传部长兼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省委农委副书记林道文,省委西江巡视员张杜生,东江苏维埃巡视员朱子干等50多人。朱子干就是这一年夏在广州被杀害。

  包括梅县党史办提供的《广东革命史辞典》中第253页详实记载的朱子干历史资料,由于史料详实,后由省民政厅报请国家民政部审批,终于在2012年5月21日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颁发了《追认朱子干为革命烈士证书》。为了缅怀为革命献出宝贵生命的朱子干,包括其长女、现已99岁高龄的朱开云等裔孙于2012年10月举行纪念朱子干烈士“追思会”。


被烧毁了一半的“其顺楼”后面的“熏风楼”,其残垣断壁见证了当年的历史。

>> 最新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