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网-新闻-梅州-论坛-博客-民生-社会-政务-客家-客商-旅游-图片-摄影-专题-副刊-打折-品牌商家-百业信息-人才求职-新闻评论-统一登录

曾琼琲:为官清廉的武榜眼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5-02-11 10:50:05   来源: 梅州日报


180斤的大刀。


 

  人物简介:曾琼琲(音bèi),字荣锦,号宝园,1758年生于五华县棉洋镇洛阳围。幼喜诗书,又擅武艺,清乾隆四十二年(1777)考取邑庠生,乾隆五十一年(1786)赴省城乡试中武举人,乾隆五十五年(1790 )上京会试,中武进士第六名,殿试钦点为一甲榜眼及第,授殿前花翎侍卫;三年后任江西下历都司,后升授九江府游击、河南卫辉营参将、河南中军大将等职。其一生屡立战功,为官清正,品格高尚。道光九年,71 岁的曾琼琲告老返乡;道光二十八年(1848),曾琼琲在家乡去世,因身后无余赀,故其家人仅为其修了一座无墓碑的灰沙墓。

  □ 徐少同 李秀华 廖伟军

  钟情文武

  清乾隆二十三年 (1758),曾琼琲出生在棉洋镇洛阳围的一个普通农家。其祖父和父亲都受过儒家传统教育,深深懂得名字是客家人对孩子未来人生的企盼的道理,因此取曾琼琲的字“荣锦”,就是希望孩子好好学习,谨慎做人,将来能成为国之栋梁,家之荣耀;其号“宝园”是取自郑板桥石图题诗,也表达了希望儿子坚持不懈、直至功成名就的意愿。

  曾琼琲正因为有这样的慈祖严父,在日后从戎几十年里,他的成功之路无不受到祖父和父亲平时言行的深刻影响。

  曾琼琲自幼钟情诗书经史和舞刀弄棒,不足十岁就迷上了看杂耍,只要一有空闲,就模仿看到的那些动作,玩得不亦乐乎。十岁那年,其父送他到乡拳馆“学打” (本地客家人习惯把教武术的师傅叫“教打”,学武术叫“学打”),教打师傅见他悟性好,便为他开小灶,安排单练。

  曾琼琲也非常勤奋,每天跟师傅起早贪黑习武,学至第三个月就基本熟悉了弓、弩、枪、刀、剑、矛、棍等常用招式。

  到十二岁时,懂事的琼琲认为自己空有一身力气,应该找一份帮工补家用,碰巧有家酒坊需要人挑水,每天把十口水缸装满即可。东家开始不相信他这么小一天能挑这么多水,只是让他试一试,不料发现他人小力大,不需扁担,只用手提,东家惊喜异常。对于“每天不固定时间,只需把十口水缸装满,就可以自由支配时间”这样的工作安排,曾琼琲很高兴,这样既能赚钱帮助父母,又不误习文练武。

  他经常在屋后的狗里塘小平地上,练习拳脚、棍棒,后来他又想玩大刀,就把平时攒起来的钱,找到一个打铁铺打了一把大刀。他玩一通棍术,又玩一会大刀,尽情挥舞。一个月后,他又别出心裁,玩拔桩,就是把大小不一的木桩用石块打进土里,再慢慢拔起来……

  有一天,正当他玩拔桩玩到兴头上时,对面走来一个老头子。老头子发现这个青年不一般,禁不住上前询问了起来,曾琼琲直言相告。老头子一拍大腿:“好哇,我就是专程来找你父亲商量祖坟山事情的。”

  一拔泯仇

  原来,老头子是临山的宗亲,由于临山地处深山,大部分族人往平地迁移,留下的曾氏人丁薄弱,在田地和山场守业上,受到人丁强盛的外姓欺侮。那年清明节,临山曾氏在祭祖时发现邻山的竹子有几根新笋长在曾家的山坡上,就用柴刀砍了。邻山山主知道此事后,纠集了一群人,找到曾氏族长家里威胁说:“下次你们再砍我们的竹笋,我们就去挖你们的祖坟!”看到他们来势汹汹的样子,一点办法都没有的族长,只好忍气吞声。

  过一年祭祖时,又有邻山的竹笋长到曾家山坡来了。为了这桩事,曾氏族长忧心忡忡:如果处理不好,将会引起房姓争斗。于是,老人来找洛阳围的宗亲商量如何解决这事。听了老族长的叙述后,琼琲说,那我把他们的竹子扯掉不就行了吗?

  “你能把竹子扯起来吗?”

  “我试试给你看。”

  曾琼琲说着走到旁边,随手一抓就把那碗口粗的树连根拔了起来后又插了回去。

  老人见他竟有这般功夫,喜不自胜。第二天,曾家人带着琼琲来到祖坟山临山,他并没有立即开始拔竹,而是把曾家邻山的三根大竹折断,自己坐在三根竹交叉处闭目养神。邻山山主见曾家人上山后,纠集了大批人马,手拿棍棒刀叉气势汹汹跟了上去,人还未到,就听到有人大吼着:“看谁敢动老子一根竹毛!”

  听到吼声后,曾琼琲睁开眼睛,从竹叉上跳了下来,走到那个大吼的汉子面前,“不敢砍你们的竹子是吗?我扯可以吗?”

  只见他稍一弯腰就是一条口盅大的竹子被连根拔起,头也不抬,好像是在扯地里的杂草一般,一口气拔起十几条。这时,邻山的一位老者喘着气跑到曾琼琲身边,连忙说道:“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不用拔了,以后只要长到曾家山里的竹子就是你们曾家的,我们一律不过问。”眼见一场要发生的房姓械斗,就此圆满解决。

  为官清廉

  据说乾隆五十五年(1790 )殿试那一天,曾琼琲非常自信,每一项都是直接选取最难的。在第一场“马上箭法”、“拾帽子”,第二场步射、拉硬弓时都赢得全场喝彩,特别是在第二场舞大刀时,由于他平时练惯了180斤的大刀,拿着120斤的大刀,舞得虎虎生风,潇洒自如,一气呵成。殿试结束后,皇上赐封曾琼琲为一甲第二名榜眼及第,授殿前花翎侍卫。

  在粤东地区,至今还流传着曾琼琲为官清正、廉洁生威的故事,其中流传最广的,是其当考官拒贿选贤的美谈。据说有一回,曾琼琲身任选拔武生的考官。开考前夕,开封府巨贾马百万的老管家到曾琼琲的住所送钱说情,老管家讨好说:“马公子为人机灵,武艺不凡,明日赴考,望大将军高抬贵手,助力选拔。”说完把一大包银子留下,并说事成后还有重谢。曾琼琲当场斥之道:“考官之责,应是量才选拔,我曾某不昧心做事,此银子拿回去吧,并转告你家主人,令公子能不能中,就看他的本事,若令公子本事大,不必花上分文。”可见曾琼琲秉公选拔、为国选才之决心。

  曾琼琲一生南征北战,屡立战功,为官清正,品格高尚。道光九年,71岁的曾琼琲告老返乡,身上仅有的百两银子,均用在购置学田、资助兴学和为乡民传习武艺等方面。

  道光二十八年(1848),曾琼琲去世,葬在其从小练武的洛阳围狗里塘的小山坡下,墓长8.6米,宽9米,占地面积约80平方米,但却没有墓碑。据说是因为其时修墓占地需征重税,因曾琼琲为官清廉,去世后家无余赀,家人只好仅为其修了一座无墓碑的灰沙墓。

  在五华棉洋洛阳围故居“长兴楼”中,至今仍保留有曾琼琲当年习武的大刀和习武石,以及曾氏祠堂“忠恕堂”内悬挂有“榜眼及第”的牌匾,祠堂外面还有两根约三米多高的花岗岩石楣杆。曾琼琲使用过的大刀重约180多斤,长约2.5米,如今要搬动它,仍需小心翼翼,想当年武榜眼可以把此大刀舞得虎虎生风,是何等天生神力!更令人惊叹的是,在长兴楼大门口,有三块花岗岩质地的习武石,小的约200多斤,大的有300多斤,据说曾琼琲当年可以同时提起这三块习武石。其同宗族裔现保留了一件他当年穿过的长袍,可见其身材之高大魁梧。

>> 最新图文

更多>>
梅州新闻
更多>>
精彩图片
客家民居
更多>>
论坛精华
更多>>
博客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