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网-新闻-梅州-论坛-博客-民生-社会-政务-客家-客商-旅游-图片-摄影-专题-副刊-打折-品牌商家-百业信息-人才求职-新闻评论-统一登录

大埔“两范” 清廉自矢轶事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5-01-07 09:28:49   来源: 梅州日报

  □范耀文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社会意识和腐朽落后的社会制度,在旧时代曾让无数官员腐败堕落。但是,由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教育和先哲精神的浸润,仍不失志士仁人勇与世俗抗争,清廉自矢,出淤泥而不染。国民党客籍将领范其务和范汉杰就是其中两个有名的清官。时下,他们的品行仍值得我们借鉴和珍视。

  “不先送还,食不下咽”的范其务将军

  范其务(1892-1937)同盟会会员,少将军衔,大埔三河梓里人。早年追随黄兴、姚雨平、邹鲁等奔走革命,参加武昌起义敢死队。后参加北伐固宿之役、讨袁谅山之役、讨伐陈炯明叛军、平叛杨希闵之乱等。曾任汕头市政厅长,辟建中山公园,办厂筑路,清除积弊;任财政部盐务处长,剔除陋规,增产增税;任汕潮梅财政处长,开源节流接济军饷;任广东省财政厅长,锐意兴革上正轨道。“一·二八”事变时任十九路军参谋长,受命组织十九路军驻上海办事处,通电海内外,唤起国人共同抗日,领导上海商民捐资支援前线抗击强敌。后任福建省财政厅长,敢于整顿疏理,开福建财政之新纪录。继任大埔县长、南海县长等职,兴农兴企兴商,勤政为民,贤声远播。

  范其务理财有道,深得孙中山赏识,而他生平廉洁自矢,更受世人钦敬。1927年,他在盐务总署任内,潮桥盐商曾企图行贿,被其严词拒绝;任潮梅财政处长时,发现有假名行贿向盐纲公所支销万元巨金者,即下令逮捕,没收赃款,并罚款数千金,全部用以经营汕头中山公园。时值省币贬值七成许,他向汕头银行借券15万元,折值以济军需,旋省币再度暴跌,仅值三成,适逢财库币丰,又购省币偿还银行,溢金7万余,他涓滴不私,悉以入库。

  范其务家庭经济常拮据,曾有友人婉劝:“宦海险恶,位不常有,不义之财固不当取,苟不伤廉,亦当取之以济贫。”他瞪目以应:“非分之财,哪有取之而不伤廉者?我在薪俸之外,多一文而不取,若他日无官可做,即拉车度日亦为心所甘。”友又道:“年壮固然为此,年老力竭将如之何?”他厉声道:“蹈海死而已,何远虑为?”

  范其务在汕头任市长期间,商会会长陈少文念他清贫,得知其将离任,并有远行,乘他外出,赠以千金。其务归家,夫人以告,他即要送还。时饭菜已备,夫人劝他午饭后未迟,其务说:“不先送还,食不下咽。”又在广东财政厅长任内,富商林梓浩欲赠巨款,然素知其务性情,遂将3万港币赠予其夫人,他得知后立命夫人璧还。

  范其务自奉俭朴,慷慨好友。与他一起革命的同志遇难者多人,他养嫠抚孤,爱同骨肉,送之入学,使之自立。他热心公益,多次捐赠梓里公学、仰文、松山、岭南等学校经费,拨助洋陶坪渡费基金,并屡有敬老恤贫、周急济难等善举。孙中山曾赐以墨宝,文曰 “天下为公”。

  不贪不占身不带钱的范汉杰将军

  范汉杰(1896-1976)中将军衔,大埔三河梓里人。首期黄埔生。曾任第二十七军军长、第三十八集团军总司令、山东第一兵团司令、热河省主席等职。锦州战役被俘,特赦后任全国政协文史专员、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

  范汉杰身居要职,掌握军政大权,但他却清廉自矢,没有贪污腐化劣迹等不良行为。据他当年任军长时的侍从参谋说,范军长戎马倥偬,生活简朴,吃苦耐劳,袜子破了舍不得丢掉,叫勤务兵代为缝补后继续穿用;时任军长高职,家中没有收藏一幅字画,也没有一件古董陈列,所多者唯有书籍而已。

  据汉杰侄子说,对梓里村现在的“杰庐”,当时汉杰是不同意做的。一则他不贪不占身不带钱,财物由勤务兵代管,积蓄无多;二则他认为,列强入侵中国,皆因国家贫弱,家庭勤俭节约资助子女读书方为正理。后来,还是在家的妻子童绩华主持建造此屋。一是因为人口增加,逸公祠不够居住;二是她有娘家的支持。她父母在潮经商比较富裕,她是娘家唯一亲传,破例分得一份财产,加上她平时生活节俭有所积蓄。建筑过程中资金不够,范妻向丈夫诉苦说物价日涨,钱银贬值,要求多寄点钱用于家计。在丈夫增加寄款后,她从中省出银钱帮贴做屋。因为资金所限,“杰庐”做得不完善,质量差。

  “一人当官,鸡犬升天”,这是旧社会的一种社会陋习和个人腐败行为,但范汉杰没有这种行为。据与范一起被特赦的李以劻说,1949年春,范汉杰之妻林剑峰(承祧伯房)逃亡台湾后回福州娘家探亲,李当时驻守福州,曾与林见面,林告诉李,汉杰被俘后,家境困难,一家逃到台湾,家庭积蓄有限,艰难维持生活,对此深感痛苦。另据汉杰海外子女回忆,他们童年在家乡的生活仅达温饱,平日粗茶淡饭,咸菜饭是主食,鱼肉水果也只有年节才能尝一次,平日上学走路都是打赤脚,冬日过年才能穿球鞋。他们在学生年代的生活极度清贫,主要靠打工和助学奖学金上学。又据汉杰侄子回忆,他们的父辈都是清官,他们在校读书时,有的只能在大埔同乡子弟半费或免费的学校读书,主要靠国民政府作清贫生津贴学费,他们都没有在伯伯这位高级将领的身上沾过一点“油水”。再据梓里乡亲说,范身在高位时,有乡亲找到他,要求他讲人情照顾入职,他均婉言谢绝,幽默地对他们说,军队要打仗,我如果管你管得严,怕日后流血牺牲对不起你的父母;如果讲人情照顾你,却又影响我指挥打仗。他说清情由后给足盘缠让他们回家。因为没有裙带关系,解放后历次政治运动,梓里村没有一个乡亲被范牵连。

  范汉杰治军严明,打起仗来勇猛刚强,但平日对待朋友却谦和友好,爱讲诙谐笑话,对部下从不怒责,总是面带笑容,从来没有摆过官架子。每逢长途行军,对落伍士兵关怀备至,从不打骂虐待。抗战期间在防地出巡时,遇到老年乡民便下马让路,一有空余时间,便找当地老农问乡情,见贫苦者,常饬卫士送几块钱给他们。他的同袍撰文称赞:“‘君子坦荡荡’,范可以当之无愧!在黄埔出身的智勇双全的将领中,范算是最突出最值得纪念的一个。”

>> 最新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