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网-新闻-梅州-论坛-博客-民生-社会-政务-客家-客商-旅游-图片-摄影-专题-副刊-打折-品牌商家-百业信息-人才求职-新闻评论-统一登录

客家“五虎”游江南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4-08-13 09:05:48   来源: 梅州日报

  □杨力翔

  客家地区,卧虎藏龙,贤能俊彦,层出不穷。相传清朝嘉庆年间,宋湘曾经与张翱等人“五虎游江南,一路无敌手”,便是其中一则佳话。

  宋湘,字焕襄,号芷湾,梅县白渡镇象湖村人,名列“梅州八贤”之一;张翱,字思飞,号仪坡,大埔县百侯镇南山村人。前者既是一位著述颇丰、异常杰出的诗人和书画家,又是政声显赫、品行端正的清官;清朝嘉庆皇帝曾经夸其为“岭南第一才子”,黄遵宪则以“我与芷湾是同乡”而引以为荣,丘逢甲诗颂其为“红杏花开第一枝”,叶剑英尤为钦佩其“竹叶蔗渣俱妙笔”……而后者的年龄略少其三十岁左右,若论声名人气,虽然远远不及,却也是一位博览诗书、才华横溢的英才。在清代举行的乡试、会试、殿试之中,他俩都曾经相继“三及第”,荣幸夺得广东乡试“解元”桂冠(分别是在乾隆五十七年和嘉庆十二年),并先后入选翰林院。

  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据传,时称“五虎”的宋湘、张翱等五位客家才子(其余三位:一说是“李黼平、梁念祖和李汝廉”;一说是“大埔县的百侯镇侯南村杨中龙,茶阳镇迪麻村饶介平和三河镇汇东村张丹涯”。待考)对承平日久、富庶繁华的江南愈发思慕,因而特地相邀,结伴遨游。某日行至浙江某地,邑人闻讯,托言登门求教,实则存心奚落。宋湘假扮伙夫迎迓,来客蔑视其一眼,抢先出题:

  东鸟西飞,满地凤凰难下足。

  宋湘随口作答:

  南龙北跃,一江虾蟹尽低头。

  对方一愣,词穷语塞,仍不服气,再出上联:

  竹笋如枪,青鸟焉能枪上立。

  宋湘依旧针锋相对,朗声说道:

  菖蒲似剑,黄蜂偏向剑中飞。

  “伙夫”的奇思妙语让来访者诧异莫名,心犹不甘,又以“晋国天下莫强焉”七字为题,求作一首诗词歌赋,声称不管自撰或引述内容,只要涉及其中一字即可。这时,轮到张翱“披甲上阵”,一挥而就散曲《西厢词》:

  普救寺,草离离,空花园,或寄居。夫人有病身难起,一枝香卜祷神祗。日暮沉西,张生怨别离,虽有约难赴佳期,错认作白马将军至矣。

  因为普救寺位于山西省(古代归属“晋国”范围)永济市蒲州镇西厢村,“红娘月下牵红线,张生巧会崔莺莺”的爱情故事便在此地发生,因此这首“西厢词”不仅完全按照规定,而且辞藻婉约凄美,叙事言简意赅,令挑战者们心悦诚服,惭愧告退。

  数日之后,他们留宿于一处山乡。某个贩卖竹笋者扬言,要为“竹篙挑笋父担子”征联,“如果下联对得好,则白送这担竹笋”。张翱便以“禾秆束秧娘抱儿”作答,贴切而又形象,赢得一担鲜嫩竹笋。稍后,他们路遇某个樵夫的柴担挡道,得知宾客俱为客家名士后,樵夫出句道:“恰好有个‘此木成柴山山出’上联,难度极高,无人能对。”张翱沉吟半晌,遂以“白水汇泉夕夕多”作为下联,取得完胜。谨注:此联真是“绝对”,天衣无缝,值得点赞。上联“此”、“木”构成“柴”,两个“出”字组合为“出”,寓意是“柴木出自山山岭岭”,符合樵夫身份;下联“白”、“水”构成“泉”,两个“夕”字组合为“多”,寓意则是“泉水汇流日日夜夜”,亦能体现宋湘等人的逸豫雅兴。在本次旅途中,他们各有不少诗词佳作问世,引起江浙一带文人墨客争相酬唱。

  可惜的是,张翱的秉性偏执,恃才傲物,自视甚高,难免妨害身心健康,乃至郁积为疾而卒于京都,年仅35岁,未展奇才,令人唏嘘。他中“解元”那年的广东乡试主考官花杰惊闻噩耗,亲撰挽联云:

  于人亦何忧,可怜白发双亲,生子聪明成不幸;

  自古皆有死,太息青云一瞬,如君寥落正堪悲。

  宋湘则是功德圆满,益寿延年,流芳百世,众口皆碑,据传亦曾深感痛惜:“张翱之才学胜于我,惟寿年不及我。”

>> 最新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