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网-新闻-梅州-论坛-博客-民生-社会-政务-客家-客商-旅游-图片-摄影-专题-副刊-打折-品牌商家-百业信息-人才求职-新闻评论-统一登录

残山剩水映高风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4-07-30 09:35:40   来源: 梅州日报


盘湖庵位于大埔县城西南6公里之双髻山麓,目前保存完好。它是李士淳和罗万杰两人在家乡人生交集的一大例证。


李士淳在松口草创的“松江书院”旧址


在香港出版的罗万杰诗文《瞻六堂集》

    □罗培衡

  引子:

  李士淳(1585-1665),字二何,广东程乡人,与吏部员外郎罗万杰(1613-1680)同处明末清初战乱时期。他俩高风亮节,为世人所称道。前者名字被列入潮州“戊辰八贤”,后者则被称为“潮州后七贤”之一。这两位梅州先贤的人生履迹,有着许多惊人的相似之处,笔者试图浅述于下,以就正于时彦。

  1、少年负才 出类拔萃

  李士淳,明朝万历十三年(1585)出生在程乡(今梅县)松口洋坑村,自幼早慧,聪明过人。他的父亲李秋宇是个乡村教师,除了招生授徒之外,对李士淳格外认真调教,让他博览群书,潜心经史,十一、二岁即能下笔成文,为时人所赏识。当李士淳19岁时考中秀才后,即携带行李书箱,跋涉60余里,住进阴那山灵光寺内厢房攻读;闲时游山品水,寄情诗作。25岁时,他到省城乡试,高中头名举人,是为“解元”。

  李士淳考中解元后,开设学馆,招收四方学者,振兴梅县文风。值得一提的是,当年梅县发生大饥荒,李士淳捐出自己赴京会试的津贴花银,兑换官谷,散赈饥民,活众不少。

  明朝崇祯元年(1628),时年44岁的李士淳上京应戊辰科会试,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考中进士并荣获会魁。当年同科同榜的潮籍进士有辜朝荐、郭之奇、黄奇遇、宋兆瀹、李士淳、梁应龙、杨任斯、陈所献8人,号称潮州“戊辰八贤”(又称“后八贤”)。

  潮汕地区是时行政域名称潮州府,明末清初,潮州府辖:海阳、潮阳、揭阳、饶平、程乡(今梅县)、惠来、大埔、平远、澄海、普宁、镇平(今蕉岭)等11县。清雍正十年程乡改为嘉应州,不属潮州,所以把李士淳的名字从“潮州后八贤”中列开,故又有“潮州后七贤”之说。

  罗万杰比李士淳小28岁。

  罗万杰,字贞卿,号庸庵,祖籍是揭阳蓝田都上阳龙山,即今丰顺县汤南镇隆烟永丰村。他的父亲罗拱旸,邑中庠生,仗义敦孝,也是一个私塾教师。在良好的家教下,罗万杰长足进步。加上生性聪颖,一切史书“上口触目皆如重阅”。据资料载,他10岁即能写文章,12岁时诗文并茂,15岁就中了秀才。像李士淳一样,他少年时也喜欢爬山涉水,揭阳黄岐山、七娘庵是他常年登览游观之处。

  1634年,这一年罗万杰22岁,殿试中三甲第二百名进士。他少年负才,与同一时期的海阳人辜朝荐、揭阳人郭之奇、黄奇遇并称“四俊”。

  2、仕途宦绩 大体相同

  中进士是科举时代每一个寒窗苦读的文人梦想,因为这意味着很快就会被朝廷授予官职,飞黄腾达。44岁的李士淳七次上京终于考中进士并获会魁后(即考生每18名为一组,这个组的头名进士称为会魁),选任山西省翼城县知县,据资料载,他在任上勤政爱民,兴学育才。他捐出俸银建“翔山书院”,亲为讲学,翼城文风大振。崇祯八年李士淳调任山西曲沃知县,又在当地建“乔山书院”,捐出俸银100两为该县诸生作赴乡试考资,申明学道,竖碑学宫,后曲沃一连三科考中“榜眼”,人誉士淳为“岭南夫子”。

  由于李士淳在两县政绩卓著,被荐贤参加殿试,其文章学问得到皇帝的赞赏,从而被选为东宫侍读,成为皇太子的老师之一。

  1644年农历甲申年三月十八,中国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由李自成率领的农民起义军攻入北京城,次日崇祯帝自缢于煤山。李士淳因为没有接受新政权大顺朝的任命,受刑甚惨,卒不污命。及后,李士淳保护皇太子朱慈烺逃遁归里。1645年,南明隆武即位时,封李士淳为詹事府詹事;永历即位时封李士淳礼部右侍郎,转吏部右侍郎兼翰林院侍读学士,虽然都是在家乡接受任命,但练兵筹饷、抗清复明之心一直没有改变。从他写在阴那山紫光殿的对联便可以看出他的心迹,联曰:

  黄鹤楼上,物换星移,但留水碧山青,再至吕仙逢旧主;

  白鹿洞中,春回秋去,又见花开子结,东来学士认前身。

  上下联的末句都暗示他期望恢复大明江山。联中士淳以吕仙自比,这个“旧主”正是明太子慈烺。李士淳拥太子起兵松口,登元魁塔誓师抗清,也是有史可查的。

  罗万杰的仕途又如何呢?

  罗万杰考中进士后,开始时任专掌捧节奉使的行人司行人,这个职务在京官中地位虽然卑下,不过凡是朝廷中颁诏册封,抚谕征聘,都由行人司担任,这一职务亦就显得颇为重要,京官们也不敢轻视。罗万杰在行人司时曾二次捧节奉使册封江西、湖广两藩,均有可圈可点之处。从史料上来看,他确是干才。1640年,崇祯帝召对金銮殿,问修练储备四事,罗万杰针对当时的政局,详陈己见,切中时弊,升任吏部清吏司主事。1642年,正当而立之年的罗万杰又升为吏部员外郎,协助吏部尚书郑三俊,整顿冗员,力澄铨政。可叹的是,那时的政治环境是“朝廷犹说虎如羊”(丁日昌诗《明吏部罗庸庵先生集题词》),生性耿直的罗万杰改革屡屡受阻,甚至也因此触犯权臣,不得不发出“万里雄心悲剑戟,几年混迹忆江湖;忧时漫许屠龙手,玩世真同捋虎须”之慨叹。老虎的屁股尚且摸不得,更何况虎口拔须呢?内忧外患让崇祯帝自己也束手无策,更何况罗万杰呢!恰好次年(1643年)春,罗万杰得母亡讣告,去职归里守孝。

  1643年罗万杰丁忧在揭阳时,适逢揭阳遭受大雨水灾,粮食失收,米价腾贵。城乡居民遭受大饥荒,面对此惨景,罗万杰带头倡劝,敦劝家乡富户拿出囤积谷物,平价卖给百姓,自己还亲自到福建等地采购米粮来分发给百姓。这一做法救活了一大批民众。

  1644年,中国社会发生了“甲申国变”,年仅34岁的崇祯帝自缢于煤山,这次改朝换代对罗万杰的心灵冲击和精神创伤是空前的。在“生死”和“忠义”的抉择面前,罗万杰选择了“生”而讨贼。1645年九月,罗万杰尽废家产,在丰顺汤坑筑金鼎寨,书生上马作将军,约同道勤王。到1646年南京弘光和福州隆武小朝廷相继沧亡。1648年,在艰难的岁月里,罗万杰与潮中名士郭之奇、李士淳、何士冢等17人组织“陶社”,竭尽全力奔走呼号,以谋匡复。直到1653年,潮州沦陷,清兵纵兵屠掠,潮人死约十万。罗万杰知复明无望,乃尽散诸勇,然后自己痛哭入山隐居,临走有诗《入山寄诸眷属》,句中有云“从此黄岐峰顶月,清宵应各照团栾”。

  李士淳也在反清复明的宏愿无法实现后,留下了“国事于今成缺陷,家人从此愧团圆”之句,偷偷遁入阴那山,从事著述。

  3、遁迹却聘 隐逸山林

  明清两代更替之际,作为知识阶层的中国士人反应尤为强烈,他们或奋起反抗,力挽亡明;或血酬旧主,自刎而死;或避身山林,不食周粟。特别是当清朝逐一平定各南明政权之后,这些士人又纷纷选择了“殉道”或“出家”两条道路。循道者固然忠肝义胆;而退隐者实也多为取义。李士淳、罗万杰皆属于后者。“感亡国之痛,贞忠不贰”乃是他们要遁居的直接原因。

  罗万杰最初遁居于丰顺汤南隆烟寨筑“逸老庵”,后曾辗转至大埔湖寮双髻峰,棲于坎厦之语石庵。在那里,罗万杰和李士淳还捐资扩建盘湖庵。现庵内尚存有由罗万杰撰文的、清康熙丙午年阳月钦命挂印总兵官加少傅吴六奇、翰林学士李士淳、大埔县知县陈其文、进士萧翱材等为盘湖庵创建佛殿并置僧田记略《盘湖庵》之勒石。目前保存完好的大埔盘湖庵,足可证李、罗两人后期在家乡的人生交集。

  罗万杰也曾结庐于揭阳黄岐山崇光岩。皆因沧海变迁,古国不存,挽天无力,故只能销声匿迹,保存晚节而已。1680年他病危临终时还特别交代身边的人,他死后的墓碑应题上“明龙山樵夫之墓”。强调墓碑要写上“明”字,说明他至死还心怀故国,

  清政府统治稳固以后,为笼络人才,几次征召李、罗出山,李士淳坚持不就,有“南山秀色喜长在,北阙征书莫再来”之誓言;罗万杰则以《答邑令敦劝出山》诗,委婉回绝清政府的敦请并巧妙地阐明自己是明室遗老,诗云:

  竹马迎来冬日温,条风远拂陇头村。

  首阳亦属周疆里,敢道食薇不是恩。

  一扫浮氛今已清,几家鸡犬月中行。

  道人只合孤峰顶,卧听康衢击壤声。

  4、诗文佳作 传世流芳

  罗万杰工于诗文,精通书画,著有《瞻六堂集》。今人孙淑彦点校出版的《罗万杰诗文集》,录其存诗共202首,有乐府、五古、七古、五绝、六绝、七绝、七律等,体裁多样。由于罗万杰生前诗文没有结集,加之他“不欲以诗人文人自待”,故“所著诗文,半不存稿”;况且“家遭兵燹”而“(诗文)十不存三”,传世极少,致许多人对他了解不多。其实,罗万杰“所为诗歌,风格遒迈,鲜蹈江湖粗犷之气,而皆心存故国,抱痛至深。”当代国学大师饶宗颐做如是评论。而乾隆年间名选家沈德潜也在《瞻六堂集》一书的《序》中对罗万杰的诗文作了很高的评价:“其诗真率自矢,不假藻绘,和平温雅,冲澹希夷。格合三唐,体兼刘白。散体之文,真挚朴实,不事矜奇炫异,固风雅之正宗也。”

  李士淳则著有《古今文范》、《三柏轩集》、《燕台近言素逸言》、《质疑十则》、《诗艺》等传世。

  李士淳和罗万杰是同时代人,都生活在中原板荡、遍地兵戈的明末清初时期,他们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他们的事迹可歌可泣,他们是梅州人民为之骄傲的两个历史人物。

>> 最新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