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网-新闻-梅州-论坛-博客-民生-社会-政务-客家-客商-旅游-图片-摄影-专题-副刊-打折-品牌商家-百业信息-人才求职-新闻评论-统一登录

梅州:两位被历史淡忘的秦州牧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14-07-03 09:31:53   来源: 梅州日报


由科学出版社出版的《科学大师人生系列·中世纪数学泰斗秦九韶》图书封面


梅县署衙内的“见心堂”匾,款识“康熙十年岁次辛亥”。照片大约摄于1935年,其时匾额已高悬264年了。


梅县署,大约摄于1914年间。

  □刘奕宏

    梅州是文化之乡,中心城区自南齐建县设置以来,一千多年里更换了不知多少地方行政长官,正所谓“你方唱罢我登场”,来去中往往只留下冰冷的名字,躺在尘封的史志里。这些官员中,只有政声较为突出者才为后人铭记。

  不过,历史也有吊诡的一面,由于战乱造成史料遗失,或者某种不为人知的原因,存在一些事功突出的牧守,竟然有被历史遗忘的现象。以下两位在王朝晚期担任梅州地方行政长官的秦州牧,也遭遇了“历史的湮没”,亟待进一步钩沉他们原来的历史面貌。

  秦九韶:

  最具世界性影响的梅州官员

  秦九韶(1202-1261),字道古,四川普州(现安岳县)人,其父中过进士,曾任巴州地方长官。作为南宋进士,秦九韶是继祖冲之后中国又一位具有世界性影响的数学家。

  2013年的一天,浙江大学的蔡天新教授悄然来到梅州,为的是搜寻一位有世界性影响的中国古代数学家在梅州的行迹,当蔡教授向记者打听情况时,我脱口而出:“你要了解的数学家是秦九韶吧?”因为,前两年香港中文大学研究员郑海麟先生撰写过介绍秦九韶的文章,与记者交流如何探寻这位南宋数学家在梅州的历史。

  被两位学者关注的秦九韶的确不是一位简单的历史人物。这位南宋数学家著有《数书九章》,其中的大衍求一术和秦九韶算法(数字高次方程的求正根法),据牛津大学著名数学教授马科斯·绍代(Marcus Du Sautoy)的解释,欧洲十九世纪的“霍纳算法”(Horner's Method)与秦九韶的“数字高次方程的求正根法”(Root extraction of higher-order polynomials)完全相同,堪称开微积分先河的前驱,是有世界意义的重要贡献。

  1801年,数学王子高斯的名著《算术研究》(第2篇第7节)里,也给出了上述“大衍求一术”,但他不知道中国的数学家早已经得出这个结论。直到1852年,秦九韶的结果和方法被英国传教士伟烈亚力(与清代数学家李善兰合作译完欧几里得《几何原本》)译介到欧洲,并被迅速从英文转译成德文和法文,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因而,秦九韶的发现被国际数学界命名为“中国剩余定理”。

  秦九韶也自称鲁郡人,据蔡天新教授考证,是因为秦九韶的祖籍是现在的河南范县,该县位处鲁豫交界处,县城有数百年设在山东莘县境内。

  1232年,秦九韶考中进士,先后在四川、湖北、安徽、江苏、江西、广东为官。1260年被贬官至梅州担任知州,原因是主和派贾似道专权,抗元大臣吴潜遭贬逐,秦九韶向与吴潜关系密切,因而受到株连。他在梅州治政不辍,于1261年卒于梅州任所。

  美国科学史家萨顿认为,秦九韶是“他那个民族,他那个时代,并且确实也是所有时代最伟大的数学家之一。”但由于《宋史》没有秦九韶的传记,后人了解秦九韶的历史主要是依靠同时代人周密的《癸辛杂识》和词人刘克庄的一篇文章。不幸的是,两人都把秦九韶描绘为品德有亏的人物,特别是晚年依附贾似道的刘克庄,指斥秦九韶:贪赃枉法、生活无度,甚至犯有人命、非复人类。

  但蔡天新认为,一位在战乱中长途跋涉仍不忘钻研数学,在数学著作序文里针砭时弊的数学家,能说出“纳粮上税,要看等级;粮食入库,要看时节。一粒粒粟,一寸寸丝, 都是男女劳动所得。”反映这是一位有思想有品味的人,与传言中的秦九韶实难相符。

  同样遗憾的是,梅州的地方史志,包括《程乡县志》《乾隆嘉应州志》均没有秦九韶的片言只字记录,直到温仲和编纂《光绪嘉应州志》的时候,才根据周密的《癸辛杂识》补入有关他的生平。因此,蔡教授希望在梅州找到秦九韶的茔冢和后人,也只是成为美好的愿望而已。记者曾查阅目前定居梅州的秦氏族人的族谱,发现这支秦氏族人是在明朝洪武十六年来到梅州,距秦九韶去世已近百年,没有直接的联系证据。

  秦九韶是在1261年去世的,其时为宋度宗景定二年,离南宋灭亡只有10来年时间。其后元兵南下,粤东遭遇兵火,屋舍荡然,人民星散,连记载文献都毁灭无存。更大的可能是,秦九韶后人护送他的棺柩返回老家四川,或者回到他曾长期生活的杭州。

  秦九韶生前曾在杭州西溪上建了一座桥,元初的数学家朱世杰将它起名“道古桥”,以资纪念。2000年,桥因城市建设被填平,不过2012年,杭州黄龙商务区天目山路北侧沿山河畔,一座新的“道古桥”在蔡天新提议下复名,桥名由著名数学家、中科院院士王元题写。一代数学奇才魂兮归来!

  秦福和:为官乱世运偏消

  秦福和(约1848-1918),字煦堂,号伯鸾,出生于奉天盖平县城北(今辽宁营口市盖州市)的官宦之家。以庠生的身份,根据父亲为国捐躯的国家荫庇出仕,曾在新疆军前效力,后在广东多地任地方行政长官。

  作为梅州地方最高行政长官,晚清的嘉应州知州秦福和,也像他的前辈秦九韶一样,一度不见于梅州地方史志记载,今天的梅州市志、梅县志均未有他的记录。

  记者从零星文献发现秦福和其人后,近年尝试性在个人博客挂出“寻人启事”,意外获得万里之外的回应,经辽宁营口市盖州武术家徐贵宏的介绍,与秦福和的曾孙秦保联系上了。

  据查民国《盖平县乡土志》,秦福和“邑庠生,袭骑都尉世职,以军功保直隶州。历任广东连州、嘉应、南雄等州,所至有政声,性好学,居官数十年,每以俸余购书数十万卷,时加校阅。民国成立,致仕回籍。”

  军功起家的秦福和,其父亲秦聚奎是道光二十一年进士,1862年在与捻军作战时阵亡,得到朝廷褒奖,秦福和因而被派往新疆军营效力。十余年之后,其有所成就,“以军功保直隶州”。

  秦福和大约在1903年调任嘉应州知州,可惜那个时代的嘉应州已处于清廷大厦将倾的时刻,清王朝进入灭亡读秒的倒计时。

  从当时《岭东日报》的潮嘉新闻可以看出,嘉应州盗匪四起,其中以兴宁、长乐、西阳明山、镇平石峰径等地,盗匪、三合会人员聚众不断打家劫舍,州城内不少商家被梁上君子光顾。如1904年农历十一月二十七日,一伙三四十人的匪徒就在城北洋门岃打劫来自武平的商人,运货商损失银元千余,盗贼在谢田分赃后扬长而去。

  一些大胆盗匪甚至采取乘船方式,跑到州城附近的扶贵堡洗劫普通百姓,随后通过水路逃走。时而蹿到申坑打劫平民。秦福和这位戎马半生的东北汉子显然无法做个太平官,采取在梅江南门河口水路布防、巡逻等手段企图降低犯罪率,可谓左支右绌。

  除了盗匪捣乱,不良乡绅、属下官吏贪腐也让秦福和闹心。松口局绅某甲,自入局以来,诸多苛索,被屠行控告到州署。1905年二月十五,秦福和勒令某甲来州署说明情况,大概是心急火燎之故,言语不合,秦在客厅放下斯文,大骂某甲“王八蛋”,不懂规矩,吓得某甲鼠窜而去。州人一时传为异闻。

  秦福和任上,正是新式教育兴起的年代,他大力支持嘉应官立中学堂以及城西学校(今梅师附小)的兴办工作,对务本中学堂等办学过程中的经费募捐带头呼吁,不遗余力。

  1905年3月,嘉应州举行最后一次秀才考试,原约定三炮响后,考场学宫闭门开考,二炮响后,秦福和下令开始关门,不料竟有上百童生迟到未入考场。令秦福和生气的的是,部分迟到童生不停敲门,干扰了考场,被他下令羁押鞭挞。梅州举行的最后一场科举考试,就在不欢的气氛中结束。

  同年底,秦福和调任南雄知州,民国成立后告老还乡。据他的曾孙子秦保介绍,暮年的秦福和在家乡过着低调生活。大概因一生被战乱所困扰,家居期间,他将父亲为官时收集的王五公山人所著的兵书《乾坤大略》抄本,悉心整理出版。或许,他已预感到中国还要经历一段军阀内战、外敌入侵的苦难时代。1918年左右,秦福和在家病逝,坟墓则在上世纪50年代的平坟运动中被清理。

>> 最新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