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网-新闻-梅州-论坛-博客-民生-社会-政务-客家-客商-旅游-图片-摄影-专题-副刊-打折-品牌商家-百业信息-人才求职-新闻评论-统一登录

梅州自古种梅花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09-11-12   来源: 梅州网

  黄火兴

  梅州,前身为程乡县,建制于南朝齐中兴元年(公元502年),史载:为纪念乡贤程日文而命名。一千多年来,多以“梅”称州、县、市。梅县今以梅花为县花;梅州市以梅花为市花。这梅州与梅花究竟有何不解之缘?前人早有争议,主要有两种看法:一是认为梅州因梅花而命名,二是认为因梅水而得名。但从史实来考证,笔者以为:“梅州因梅花而命名”较有依据。因为“梅州自古种梅花”,并以梅花闻名遐迩。历代诗人都留下了许多歌颂梅州梅花的诗篇。而对“梅水”则罕见有人歌颂,反而是令人“谈梅水而色变”,怎会用“梅水”而命州名呢?!下面笔者作个分析考证。

  这里就先谈“梅水”吧。今天之梅江,古称“梅溪”,上游直溯五华之岐岭,下游达松口与大埔交界之界溪。宋代之梅溪(今梅江),江长曲折,水急、险滩暗礁多;溪中有凶恶的鳄鱼,两岸陆上还有野象等猛兽,伤害人畜;且经常洪水泛滥,灾害频频。故当时人称梅溪为“恶溪”,谈梅水而色变。这些情况在《光绪嘉应州志》及一些史料中都有记述,也遗留下不少历史的古迹:如,今下游的“鳄骨潭”,就是当年人们为消灭凶恶的鳄鱼,将鳄鱼骨丢在溪中深潭吓阻鳄鱼的史迹;再如今之江南“溪宫坝”(俗呼为“下宫坝”),是当时近江人民为求平安,在此建“梅溪宫”,奉“水神”、“河神”以祭祀,祈求“神明”保护,以免受洪魔之侵害。由此可见一斑。似此恶水,人们岂愿用之为州县名。

  现在再说历代人民对梅花之赞颂。

  南宋中期大诗人杨万里时任广东提点刑狱,因公过梅州,留有诗两首:(一)《明发房溪》:“山路亭亭小树梅,为谁零落为谁开。多情也恨无人赏,故遣低枝扑面来。”“房溪”,即今梅南龙岗坪公路边的“旁溪村”。(二)《自彭田铺至汤田,道旁梅花十余里》:“一路谁栽十里梅,下临溪水恰齐开。此行便是无官事,只为梅花也合来。”杨万里来梅时,在南宋中期,当时梅南至建桥、环清一带,仍可见“梅花十余里”之盛况。可知梅州之梅花在南宋时已大盛。从近年在城东潮塘发现的宋代宫粉红梅,正可证明。

  清康熙初嘉应州之进士李象元有五言长诗,其中有“吾家在梅州,自古梅所都。人情忽习见,芟伐任樵苏。我欲恢复之,买山植万株。置吾山之巅,提挈榼与壶。俯看梅花发,仰看浮云趋。湖光与梅影,彼此俱相符”等句。此说明至清初,梅州之梅花已被人忽视而遭到乱砍乱伐,使诗人深深慨叹,并拟开辟“梅花园”。

  虽然如此,但后来之梅州人仍是念念不忘古时梅州遍种梅花的盛况。清嘉应诗人、举人张道亨有《忆梅五古》长诗,有句曰:“粤东梅岭东,有个梅花翁。种梅作花洲。肆颜曰梅州。梅花数十里,家住梅花里。来往在花中,梅乡老足矣。每逢小阳春,梅花到处新……”

  清梅州著名诗人、进士宋湘有咏梅七绝道:“簇新亭子近书楼,新种梅花一百头。四面青山三面水,西湖明月一湖秋。”当时,宋湘到惠州任丰湖书院山长(院长),也不忘种梅,梅州人爱梅,可见一斑。

  清嘉应廪生徐又白有《程乡棹歌》曰:“阿侬生小住程乡,梅岭梅花满路香。不爱山村偏爱水,百花洲畔有鸳鸯。”又夏心根《梅江冬晓》七绝云:“水冷沙汀两岸浮,梅花开落古江头。晓吟不怕霜风紧,傲骨还支铁汉楼。”清末诗人黎伯概《石扇村归途中杂兴》诗云:“一舆山径出,四十里程开。峰势随村转,溪声接境来。社神岩立祀,怪石路生苔。不肯迟行迹,亭前待赏梅。”自注云:“福瑞岗有古梅一株。”可见清末城北尚有古梅。

  清末民初著名的梅州女诗人叶璧华的《古香阁诗集》开篇第一首就是《梅花》:“村北村南皆是雪,不知深处有花开。山僧昨夜敲门报,吟客更番击鼓催。疏影倩教明月伴,冷香时逐美人来。江边几许春风树,只少诗人斫月栽。”就是在传统客家山歌中,也有借梅花抒情的山歌。如:“岭岗顶上一株梅,手攀花树望郎来。阿妈问涯望乜个,涯望梅花几时开。”

  可见,自宋代以来梅州确是处处种梅的梅花乡,“以梅花为州名、县名”也就合其情理了。

>> 最新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