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网-新闻-梅州-论坛-博客-民生-社会-政务-客家-客商-旅游-图片-摄影-专题-副刊-打折-品牌商家-百业信息-人才求职-新闻评论-统一登录

客家葬俗渊源考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09-11-11   来源: 客家研究院

  杨豪

  客家人死亡后,于丧和葬中保存习俗繁多,以下记述是2O世纪二、三十年代笔者儿童时居梅县乡间时的目击:

  当人卧病在床,气绝后,家人首先便为尸沐浴,裹上衣被,俗称"小敛";完了,抬尸入祖厅一角,置于事先铺好了的贴地床上,尸面覆盖黑布(或纸),落下蚊帐,停尸三天。每天晚上,家人均需送饭菜为尸呼喊"进餐";三天后,给尸穿寿衣,俗称"大敛";置尸入棺内钉封,俗称"入敛";完了再请僧、道前来诵经、设斋、作醮、念佛,超渡死者灵魂升上天国(或称天堂)。

  其间,死者棺柩前沿与屋角上方,丧家还会为死者悬铭旌与竖"招魂幡"。前者会写上死者姓名与亡卒时间,后者只书一"奠"字;完了又为死者紮制纸质居房、纸质侍奉死灵早晚之金童、玉女与纸质衣、纸钱等诸随葬明器;作为儿子的,这时统称"孝子"既不能饭食、剪髪、剃鬚,亦不可穿鞋与袜子,披麻戴孝和手执"孝杖棍",等诸丧俗。

  当尸置入棺(即"入敛")停柩待葬时,俗称"殡",停殡时间,有长有短;完了再抬棺去瘗葬,俗称 "出殡";当棺置入墓穴,俗便称"敛葬",此时,所絷纸明器、铭旌等都通通齐瘗入墓穴之中。

  丧家此时所作一切,都是白事一桩,故举家都得放声而哭,作为是妇女的,还得且哭且诉,颂死者生前功业成就。其间,并得停止一切娱乐与劳动;殡葬结束后,家人尚得或3月、或5月、与或1年、3年不等时间执行服孝守丧。其间依旧不可娱乐、访友或走亲戚活动。

  客家人所行这许多繁杂丧葬习俗,原丧家事前都不一定能全知晓;都是事后得自宗族中长者的亲口传授;而长者所授,又是承自上代人历代所传祖俗;而此祖俗,又都出自典籍中早见有载之古代礼仪制俗。

  比如:今丧家所称的"死",《礼记•曲礼下》便载有:"天子死日崩,诸侯日薨,大夫日卒,庶人日死。"便是沿着古礼制习俗所称之"死"而来,是循贫民百姓"庶人"亡后的一种专有的呼称。

  其为尸沐浴与移尸祖厅一角、用黑布盖面和称"小敛"、"大敛"各俗:《礼记•丧大记》也载有:"始死,迁尸于床,用敛衾,去死衣。"又说:"复衣,不以衣尸,不以敛。"其中人死后的"迁尸于床",当便是客家人有行的将尸移入祖厅一角的地铺床上;"慨用敛衾,去死衣"说的"幛"指覆盖,"敛衾"为尸裹被子。与此,当死者已剥去了原本有穿的衣服,古人常有终生只于出生、结婚、亡卒三个场合行沐浴说法,故当剥去所穿衣时,自当便要去为尸作出沐浴了。

  对其"小敛"、"大敛",古礼行有"三日为之礼制"。《礼记•问丧》亦载有:"三日而敛,在床日尸,在棺日柩"。故当三 日前还未为尸作敛时:"孝子亲死,悲哀志懑,故匍匐而哭之,若将复生燃"。作为孝子,于亲人已气绝之时,当还不敢相信亲人都已完全死去,躺在床上尸体,亦将可能还会"复生"。故此便给尸体覆盖上黑布(或纸),用意是不欲看见亲人真死的容颜,因而又得仍得每晚给尸呼唤"进餐"。直至后来:"三日而生,亦不生矣,孝子之心亦益哀矣。"已确认亲人都已真的死了时,至此,"家室之计,衣服之具,亦可以成矣。"始才能行其"大敛"之丧俗了。

  对丧家哭诉、不娱与不能穿鞋袜等俗:《问丧》也明载有:"三日而敛","动尸举柩,哭踊无数"。中间男子并得"故袒而踊之"。即裸露身脚而且蹬足的哭泣;妇女,则"不宜袒,故发胸、击心、爵踊、殷殷田田(即发其击胸声音)"。中间遇有奔丧者到来时,凭《奔丧》载:又得"以哭答使者,尽哀;问故,又哭尽哀"。对不娱不乐:《杂记下》也载有:"父有服,宫中子不可与于乐;母有服,声闻焉,不举乐";于丧期中,家人尚得:"三不食。食,疏食水饮,不食菜菓"。

  对丧期中之铭旌与"招魂幡"。前者,称"铭",或"明旌",《周礼·春官司常》载有:"大丧共铭旌",原也如客家人丧俗那样书写有姓名等,是"大敛"时齐齐瘗入土的丧具;后者,有称"旐",为安插在棺柩与或送葬乘车上"送形而往,迎精而返"的旗帜之一。宋,赵彦卫《云麓漫钞》载有"枢之有旐礼,日不可别己,故以旗识之。古人施于柩侧。""阴阳家从而附会之,以为死者之魂悠扬于太空,认此以归。"即具含其招魂之意。

  对孝子手中所执的"孝杖棍":《问丧》载有"父苴杖(即竹杖)","母削杖(即桐杖)"的执杖丧俗。中"苴杖",《苟子》注,谓是已死了呈苍白色的竹子。行此丧具习俗,皆因"孝子丧亲,哭泣无数,服勤三年,身病体赢,以杖扶病也"。即是专为丧期孝子悲恸关照身体损伤而设的。

  对以纸紮居屋,金童、玉女与纸衣、纸钱等明器随葬习俗:"明器",又称"冥器"或"盟器"。《礼记•檀弓下》载有:"为明器者,知丧道矣,备物而不可用也"。又说:"其日器者,神明之也"。它是专为死灵提供使用的物品。习俗缘起,自当可远索到商周奴隶社会以人殉葬制俗兴行时代。那时间奴隶主死了,生前凡属于奴隶主的奴隶、侍从、奴婢、妻妾等都得通通去从死;属于奴隶主生前所持的用物,亦得同时作出随葬。中按河南安阳侯家庄商代后期甲种式大型奴隶主墓葬为例:其中殉人,便分布于墓主人的穴内、墓底、木椁外侧与顶部和另设的随葬坑内,合计人数,依还不是完全的统计数,也已有着164人(北大历史系商周组编著《商周考古》109页)。见于典籍中有载的事实:《墨子·节葬编》也有载:"天子杀殉,众者数百,寡者数十。将军大夫杀殉,众者数十,寡者数人。"其中对死者生前所持各物,诸如铜、金、玉、骨与陶等诸用器与饰具,也都得随葬入墓穴内。

  这种人殉与用物随葬制俗,人亡卒了,还霍然将活人与用物、财宝等全部葬入墓穴,还在活着的人(即墓主人子孙),生活物质和可用劳力都会因此而带来短缺不便;而社会经济发展,也会由此受到危害,故这种奴隶社会及其社会制俗,都当要遭到丧家的反对,社会舆论之抨击。正基于此,继后便出现了《礼记•檀弓下》上有载的:"涂车,刍灵"。即编紮茅草人、马随葬之"刍灵"丧俗;春秋后,且直接出现以木制俑去代替活人殉葬。但此种改革殉葬,当时都曾惹来孔子的不甚理解大骂:"始作俑者"的"不仁"(《礼记•曲礼下》)。

  然而,社会有益的进步事物,终究会被拥护者们推上历史前进的坐车的。所以进入到战国后,不独木制俑得以保存,而且还出现了以陶烧制的陶俑,及陶制的各种生活用器随葬现象;再进入秦汉,特别是汉代,又且出现以陶制出的不同身份的俑人与居屋、困、仓、井、灶和各种家畜明器随葬,与此,并形成了那时有行的厚葬丧俗;至隋、唐,此种制风仍见炽热。可见,用陶烧制上述明器,毕竟还得动用不少人力、物力和资财始能完成和获得,故待入北宋,便出现了以纸紮成的明器随葬了,其中南宋时的都城汴梁,依南宋孟元老著《东京梦华录》中载,还出现明器店铺的经营。至元、明、清,此种纸紮明器兴行之风仍炽,中间除像清初俱挂印总兵官身分的吴六奇个别人还保留有陶制明器随葬外,其余都已完全采用了纸紮明器取代陶器或其用器随葬。

  对殡葬完结后服孝守丧时间,古礼制俗中同样也早有载,以下就不再复述了。

  关于墓穴的设作:凡行由"小敛"到"大敛"殡葬形式的。大都是以掘一长方形竖穴土坑、里加棺不设椁的形式瘗葬;凡行先土坑葬,经若干年俟尸体腐败后,再为掘出,检拾骸骨,改贮藏入陶瓮内,于崖壁中挖一壁龛藏置,抑或是停放于岩穴之中的。这时,都已只有瓮棺一种葬具,不再有对墓穴的设制要求了。

  对这种瘗葬形式:前者,于客家人故土的中原,它从早期华夏族到后期的汉族,都兴行此种瘗葬墓穴;后者,瓮棺形式,凭上面材料的引述,也从原始社会一直兴行至近代,可谓兴行历史同样是很为久远。客家人因是徙迁不辍的族群,他们徙途一旦客死他乡,因彼此都有强烈"认祖归宗"之祖先崇拜观念,故这时子孙,都会把尸体埋入土,经若干年后再为掘出,捡拾骸骨改藏于陶瓮内再葬之俗,中间一旦遇上徙迁,这时又可将祖先遗骨取出带往新处。而他们行此藏骨陶瓮,呼称"金罂",其"金",是指连金子也买不到的祖先骸骨,"罂",东汉许慎《说文》释说:"缶也"。而作"瓮"解时,《说文》又明释说:"罂也,从瓦。"即所呼称的"罂",也实指"瓮",即陶瓮。至于作称的"缶",今称陶锅,其中汉代,承上所引材料,也早有了与瓮、罐组成骸骨贮藏之葬具。因此见于客家人中兴行的"金罂",也实是指汉民族早有行了的瓮棺葬具,同是袭传而得之一种葬式。有学者撰此二次葬俗时常谓它"始于宋代",或"始于明代",这都是缺乏历史根据的臆说推敲。

  综此,对客家人丧葬中所行上述各种习俗,他们都明显是原各有所本,都是沿袭与继承他们远祖早已有行的古礼、古制习俗而来,它每一个项目与每一种习俗环节,亦都是互有典籍与有经传载述可依的,非是他们凭空所作的独创。

  (出自嘉应学院客家研究所《客家研究辑刊》2002年第1期)

>> 最新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