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网-新闻-梅州-论坛-博客-民生-社会-政务-客家-客商-旅游-图片-摄影-专题-副刊-打折-品牌商家-百业信息-人才求职-新闻评论-统一登录

赣南客家婚俗——送灯打甑盖

梅州网  www.meizhou.cn  2009-11-11   来源: 客家研究院

  黄运兴 赖德劭

  "送灯打甑盖"是赣南客家人富有特色的一项喜庆活动。它既是春节期间舞花灯、闹元宵的内容之一,又是客家婚俗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凡是当年娶媳妇的人家,翌年春节期间(正月初九到十五),新媳妇娘家及族亲好友,都必须向新婚夫妇敬送一盏"麒麟送子灯",祝愿新媳妇早生贵子。而婆家除隆重接待宴请来宾贵客之外,当晚还必须举行赞唱玩闹"打甑盖"的活动。

  "送灯打甑盖"活动不但十分热闹,礼仪也十分讲究。仪式的主持者和主要参加者的身份、地位都有严格的要求和规定,同时还必须有三种主要的道具。

  第一件是一种用彩色纸、竹篾和木棍制扎的名叫"麒麟送子"的彩灯,由新媳妇的娘家制作。具体形象,即一个双层莲花灯座,座内装灯,莲花座面上,有一个骑在麒麟背上的小男童,最顶上是一个圆形盖灯伞。麒麟是传说中的一种神化动物,专问给人们带来吉祥和幸福,麒麟送子表达了人们的美好愿望。而"灯"在客家方言中又和"丁"同音,意喻"添丁"。娘家人送的这盏灯,是娘家人对已出嫁女儿的最诚挚的祝愿,希望她早生贵子、人丁兴旺。

  第二件道具是甑盖,这是农村中常用的、用竹篾制成的"伞"形饭甑盖,在甑盖上扎一朵大红花,或者斜贴长形红纸。甑盖由婆家自备。

  第三件道具是丝瓜络,客家方言中又叫作"南瓜布"、"乱绩布",这种丝瓜络结籽特别多,意喻新媳妇子女多。每个参加者都必须自备一条这样的丝瓜络,在其外面扎上一圈红纸,并将一端切去,以便敲打时其中瓜籽顺利掉出。

  具体日子一般由新媳妇的娘家和婆家双方事先商量好。到了那天,娘家人成群结队将"麒麟送子灯"送去婆家。婆家房族至亲则必须隆重举行接灯仪式,组织乐队吹吹打打,鸣放鞭炮,到村口大路上迎接,然后将灯接回家。娘家的灯必须挂在新媳妇的卧室里,其他房族亲朋的灯挂在厅堂,但灯排列要严格按照制灯人的辈份和地位,按顺序排列,不能错乱。婆家的甑盖则供在家中厅堂香火神台前。

  当乐班将媳妇接到厅堂正中的小方椅上坐落时,由房族至亲长辈或媒人夫妇,左手拿瓶盖将其放在新媳妇头上,右手拿丝瓜络,唱一句赞词,在众人喝喊"有"的同时,将甑盖往头上一压,丝瓜络往甑盖上一敲,众人随之上前,均用手中丝瓜络在甑盖上敲打一下,霎时,瓜籽纷纷脱落。此时,鞭炮齐鸣,鼓乐喇叭齐奏,伴和着观者的呼喝喧哗声,气氛十分热闹。

  送灯打甑盖的喜庆活动,既是新年期间的一项活动,又是客家婚俗的组成部分。这种风俗有非常悠久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客家先民南迁时期。清末,广东梅县杰出诗人黄遵宪曾有"荜路桃弧展转迁,南来远过一千年,方言足证中原韵,礼俗犹留三代前"的诗句。概括了客家先民从北方南迁后,艰苦创业,辛勤立基的情景。诗中的"荜路",也作"筚露蓝缕",出自《左传·宣公十二年》:"筚路蓝缕山,以启出林。"意思是坐着柴车,穿着破旧的衣服去开辟出林。后来就以"筚路蓝缕"来形容创业艰辛。"桃弧"是桃木制的弓,古人以为可以辟邪除灾。自公元四世纪后(西晋末年永嘉年间),黄河流域的部分汉人因战乱南徙渡江,至唐末过江南下至赣、闽等地,成为客家的先民。当时的南方还是"蛮荒"之地,客家先民们怀着对美好未来的憧憬和追求,含辛茹苦地创出新的生活,在保留中原文化习俗的同时,又创造着新的文化。由于客家人口数量上比土著居民相对要少,于是,在中原婚俗的基础上,揉合融汇当地土著习俗,希望人口快速增长,家族繁荣昌盛的"送灯打甑盖"的喜庆活动也就应远而生,一直保留到今天。

  "送灯打甑盖"这一习俗还有一段有趣的传闻,这是关于中国古代靠背椅的来历的传说。古时候女子结婚后,以梳髻子作为新媳妇的标志。而梳髻子要用管子三至九枚,其中有一枚较长的头簪子横穿髻发,还可兼作剔牙、抓痒等用。那时候还没有靠背椅,只有普通方凳,打甑盖时,新媳妇坐在方凳上,有时众人打、压得过室,往往将头簪压入头皮中,造成流血事故,甚至有生命危险,给新媳妇造成莫大的生理痛苦和心理压力。后来,有一个聪明的木匠娶媳妇后,夫妻日夜担忧"送灯打甑盖"的来临。这位做木匠的新郎官是位能工巧匠,经反复琢磨,设计制作了一张高靠背椅子。到了打甑盖的那天,新媳妇坐在这把椅子上,当大家把甑盖往下打时,新媳妇即将头缩到靠背以下,椅子的靠背正好把甑盖托住。由于这种椅子又有坐着舒适的优点,于是逐渐流行推广。相传这便是中国古式靠背椅的来历。

  送灯打甑盖的整个活动和唱词内容如下:

  音乐在领唱声中起奏:

  男领:哟嗬罗

  打甑盖罗!

  众唱:子罗罗子叭叭,

  子叭叭子罗罗,

  咳、咳......

  男唱:一打甑盖打来个二龙来戏水,

  女唱:三打甑盖打来个三星高高照,

  男唱:六打瓶盖打来个六畜多兴旺,

  女唱:九打九九长九九

  十打十满福满堂。

  "有--啊"

  (此时甑盖往新媳妇头上压,众人纷纷用手中丝瓜络往甑盖上敲去)

  男领:(彩白)日吉时良大吉昌

  众:有--啊!

  (敲甑盏,动作同上)

  男领(彩白)新打甑盖正相当

  众:有--啊!(动作向上)

  男领:(彩臼)夫妻双双同致富

  众:有--啊!(动作同上)

  男领:(彩白)幸福日子万年长,

  众:有--啊!(动作同上)

  众唱:甑盖打得翻翻转

  婆媳和好合家欢

  甑盖打得咚咚响

  福禄寿喜万万年

  音乐逐渐减弱、消失······

  整个喜庆活动在欢乐的气氛中结束。

  (文章选自嘉应大学客家研究院《客家研究期刊》1996年第1期)

>> 最新图文